探秘中国足球_奥运_国家_排名

大年初一,国足1:3输给越南,我一个不属于热衷粉,不怎么看球的人,也被朋友圈狠狠的刷了屏,

说来也是奇怪,我虽然对国足了解不多,但是脑子里黑国足的经典段子倒是能回忆起来不少,

经我多方求证,看了很多相关的评论文章,真的有很多让人感触颇深,其中犀利的观点,深刻到令我感觉如果不做一次整理和分享,良心都过不去的程度,

镜头来到1988年汉城奥运会,中国队奥运折戟,只拿了五块金牌,一时间成了国民心中碰触不得的惨痛回忆,

那一届中国奥运代表团,十四天里拼了老命,都没有后来某个“幸运日”一天金牌拿的多。

“兵败汉城”、“泪洒汉城”、“汉城奇耻,国人心寒“、“悲凉的夏季奥运会”,

在世界环境进入和平时期之后,很多国家都希望参加国际奥运会等一系列大型体育赛事,来彰显自己的综合国力,

大家心中普遍默认的逻辑假设是,“一个国家的实力越强,那么这个国家就越可能获得越多的奖牌数”,

在所有的参赛项目中除撑杆跳高选手进入复赛外,其他人都在初赛中即遭淘汰,最终全军覆没。

据说,中国代表团回国途经新加坡时,当地报刊上发表了一幅外国漫画讽刺中国人并题为“东亚病夫”。

在所有的参赛项目中除撑杆跳高选手进入复赛外,其他人都在初赛中即遭淘汰,最终全军覆没。

据说,中国代表团回国途经新加坡时,当地报刊上发表了一幅外国漫画讽刺中国人并题为“东亚病夫”。

直至1984年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的第二十三届奥运会,凭中国射击选手许海峰摘下第一金,

再其次,奖牌榜排名在特殊的年代,对于凝聚国人士气,振奋民族自信,都是有着战略性积极意义的,

在当时还没有民族经济发展硬实力的强大内在支撑下,还是需要体育强国的封号,来装点下门面的,

镜头来到国家体育局,这次奥运惜败的结果,就是体育总局背负着巨大的舆论压力,

要大力发展的,就是那些奥运会中有希望获得奖牌的项目,那些能有夺金点的项目,

这些比赛项目普遍竞争性相对较低,属于世界范围内,普遍意义上非主流的项目,

而在这些项目上,我国各方面又都是优先保障,拨款去集训运动员,训练时间、强度、方法、条件都是世界第一,

因为大家都知道,田径比赛里的短直道项目是黄种人的“禁区”,谁能进决赛就足够牛逼了,别说金牌和纪录了。

来看足球,足球可是世界第一运动,世界杯牵动十几亿人的眼睛,那可是号称“世界第经济体”的存在,

2018年世界杯,全世界193个主权国家,在预选赛上面竟然出了206支代表队,

也不是说国家砸了钱,不计成本的付出就能换来几个超级巨星和一支整齐划一的团队,

于是中国足球自94年开始职业化的尝试,成立了甲A和甲B,并在2004年升格为中超和中甲。

总结起来,就是在以“奥运金牌数”为最根本目标的前提下,国家决定集中资源攻小众项目,同时学习足球发达国家的经验,把足球推向商业化运作的道路。

我们常说,“历史的一粒尘埃,落在一个人头上,那就是一座无法承受的大山”,

因为足球和篮球这些项目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体育爱好者的首选,有着广泛的群众市场,

同时,越是那些对运动员要求越全面、综合能力多样复杂性越高的运动项目,尤为是团队项目,观赏性越高,

如果改去搞举重职业联赛,那有什么好看的?完全没对抗性和观赏性,根本不可能把这个推向市场,

再者,国家不大包大揽,把在国外市场上这么优质的赚钱项目推出去给大家分享,这明明是大爱啊,

这是一个负向强化型循环,运动员水平越低,国内联赛踢得越烂,观赏性就越差,看的人就会越少,

多的时候国内一年有多达几十支俱乐部解散,包括中冠和中乙,还有一些非职业球队,

像HD这样的球队,获得无数冠军,但是每年都在亏本,一年血亏个几亿是家常便饭,

当然深层次的原因要从市场、群众基础、青训选拔、总局放权、商业化不彻底、机制体制等等等等原因说起,那是后话,

在欧州,球队收入持续多元化发展,大部分情况下,足球俱乐部业务来自电视转播权收入占半;

国内足球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来源则是商业收入(赞助费),占比高达60%左右,其次是球员转会收入(10%左右)和门票收入(6%左右),电视转播权收入仅占营收的1%左右。

具体有球场周围的电子广告牌,球衣广告,以及装备赞助,甚至还可以出售球场的冠名权。

同时,球衣赞助和场地广告被足协(中超公司)统一安排,直接扼杀了俱乐部的进行此项商业活动的可能。

更何况,没有足够声望和商业价值的球队,都没有足够的资本去提高这个胸前广告的售卖价格,有就谢天谢地了。

先来算一笔账,以杭州绿城的中超比赛日为例,门票售价按100元计(黄牛的售价更低,位置较差),绿城的上座人数按20000人算(黄龙体育场容纳人数60000+),全场比赛门票收入仅为200万元,加上其他消费收入,比如说饮料消费,每人20元消费计算,总计40万元。

至于其他周边产品销售,比如说球迷服,围巾、帽子、喇叭等等——因为球队并没有球衣设计的自主权,甚至连赞助商选择的权利都没有,这些周边产品的销量以及带来的收入可想而知。

2019年联赛直播版权分成6500万,目前也只有中超有这部分分成,用微不足道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,

中甲和乙没有版权,联赛直播都是免费,分成的钱都在足协管理,分多少由他们决定。灰灰。

因为中超联赛的运营公司(中超公司)自己都没什么造钱能力,何谈向每个球队再进行高额奖金发放呢?

毕竟另一方面,有转出就会有转入,除非自身有高质量的青训系统,可以扮演“黑店”的角色,

问题就是周期太长,一般要看到收成需要十多年的时间,很多球队还没等到就可能已经解散了。

具体有球场周围的电子广告牌,球衣广告,以及装备赞助,甚至还可以出售球场的冠名权。

同时,球衣赞助和场地广告被足协(中超公司)统一安排,直接扼杀了俱乐部的进行此项商业活动的可能。

更何况,没有足够声望和商业价值的球队,都没有足够的资本去提高这个胸前广告的售卖价格,有就谢天谢地了。

先来算一笔账,以杭州绿城的中超比赛日为例,门票售价按100元计(黄牛的售价更低,位置较差),绿城的上座人数按20000人算(黄龙体育场容纳人数60000+),全场比赛门票收入仅为200万元,加上其他消费收入,比如说饮料消费,每人20元消费计算,总计40万元。

至于其他周边产品销售,比如说球迷服,围巾、帽子、喇叭等等——因为球队并没有球衣设计的自主权,甚至连赞助商选择的权利都没有,这些周边产品的销量以及带来的收入可想而知。

2019年联赛直播版权分成6500万,目前也只有中超有这部分分成,用微不足道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,

中甲和乙没有版权,联赛直播都是免费,分成的钱都在足协管理,分多少由他们决定。灰灰。

因为中超联赛的运营公司(中超公司)自己都没什么造钱能力,何谈向每个球队再进行高额奖金发放呢?

毕竟另一方面,有转出就会有转入,除非自身有高质量的青训系统,可以扮演“黑店”的角色,

问题就是周期太长,一般要看到收成需要十多年的时间,很多球队还没等到就可能已经解散了。

这个支出的费用就不用详细分析了,目前中国足球俱乐部的支出严重超过收入,这个是很明显的了。

这个支出的费用就不用详细分析了,目前中国足球俱乐部的支出严重超过收入,这个是很明显的了。

这样亏损下,又没有财政兜底,商业化运营后的足球联赛一直饱受“球员欠薪,解散潮,低上座率等等问题”的困扰。

以追求在最短时间内提高球队的技术水平,并尽可能长期保持竞争水平和影响力。

金钱的力量,就是让足坛浩克,奥斯卡等一批批响当当的名字,前仆后继地加入中超,

整个中超中甲开始了军备竞赛,因为落后要降级(中乙),更没有什么生存和盈利空间,

但那些中小球队,因为没有资本雄厚的投资人支持,也没有形成足够稳定的收入,

所以投资人一旦力不从心,他们中就像河南建业、大连阿尔滨,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,

可金元足球,带给中国足球的,只能是一个短期的繁荣,在金钱浇灌下的昙花一现,

越南队这批队员主要来自于越南嘉莱黄英阿森纳JMG足球学校和PVF足球学院,

这两所学校背后有着大财团的资金支持,在全国范围内选拔优秀的青年足球人才,

目前越南国家队的队员大部分来自于这两所足球学校,取得的成绩也确实证明了青训模式的重要性。

在欧洲职业或者半职业足球比赛中,百分之九十九的球员,都是青少年训练营体系中出来的,

首先还是要从大环境来说,国家对于体育运动的实际重视程度跟倡导的完全不符,

其实体育老师也郁闷,你文化课都牛批,占课也就罢了,老说体育老师生病了是个什么鬼。

因为资源禀赋,想想省城一个孩子从出生开始的家庭教育资源投入,再跟县乡镇村里的孩子比比;

在以成绩论英雄的中国,总有一些实力强的学校开出足够的优惠条件挖角别的学校的好苗子,

但凡选定自己职业的人,不管喜不喜欢,像外卖小哥、餐厅服务生,没有不努力的,

一方面父母还要再经济上予以支持,仅仅高昂的学费就不知道阻碍了多少有天赋孩子的足球梦,

如果开始选择了足球,并不应该成为孩子选择后的唯一出路,就是认定了一辈子都只吃足球这碗饭,

对面本次疫情,身体强,则免疫力强,个人机体的免疫力也是抵抗病毒和患病康复的关键,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